当前位置:笔趣阁>书库>>重生在忠犬隔壁> 章节目录 93章 黑暗幻境(二)

章节目录 93章 黑暗幻境(二)

    <script>app2();</script>

    银诗作对两个光盾把狂躁鬼将和他的狼撞飞出去,熊二白满脸害怕的表情移动到狼的身边,一个金刚臂搂在狼脖子上狠狠地把两米高的巨狼掼在地上,双臂有力地将粗大的狼脖子箍住,使它不能起来。彩色熊猫大刀从背后抡满了一圈,用力砍在狼柔软的肚子上,一堆带着花尾巴的技能纷纷砸在狼身上,一连串地去了它百分之三十的血!

    一切连击都很完美,只是熊二白……那满脸的纠结和害怕看起来好像被群殴的是他一样,可是手上却能干脆彪悍地制住了一头大狼,真搞不懂到底谁才最可怜。

    “啊~!我的狼!你们杀了我的狼!我要宰了你们!”狼死的那一刻,狂躁鬼将立马不再追着你的绿帽子跑,愤怒(www.shubaojie.com)的吼声响彻了市政厅一楼。它抛开了身前那个一直跑的苍蝇,转身冲向杀死它狼的凶手!

    “小心了,他会冲向之前给狼最后一击的人,这一击攻击很……”还没说完的金纶睁大了眼睛,从天而降的大斧头映在她瞳孔中的影子越来越大!

    “闪开!”背后一只手抓住了金纶后背的衣服猛地往后一扯,金纶躲开了头顶一击腿却没躲开,大板斧豪不客气地剁在了她小腿上,小腿上立马留下一个半米长、三指宽的血红印子!由着背后那力气,金纶跌坐在地上,所有人看着她腿上那个巨大的红印子咽了咽口水,这要是搁在现实中,那条腿肯定就保不住了,说不定连大腿骨都会因震动而粉碎性骨折!

    狂躁鬼将的这一斧头是系统强制的攻击,跟仇恨没关系。在它砍完金纶那一下之后,一块大盾从旁边飞过来,毫不客气地拍在他脸上,狂躁怒(www.shubaojie.com)吼着冲银诗作对跑了过去。

    “吓死我了,还好我手快,不然你就要被开颅了。”青凤把金纶从地上拉起来。

    金纶赶紧顺着她的力道站了起来,小声地在青凤耳边问道:“我没走光吧?”

    青凤:“……”你差点被砍断腿,但是却只关心这种问题吗?

    “问你话呢!”金纶有点羞赧,她新换的这条裙子裙摆在膝盖上方二十公分,她不是没穿过这么短的裙子,只是她一般还会在裙子下面穿一条安全裤的,可是在游戏中是不可能有安全裤这种神器的,小短裙下面直接就是三角小内内。真要死!也不知道刚才有没有人看到!

    “没有……吧……”青凤干巴巴地说道,转头一团绿色的毒火就丢了出去,她有些后悔刚才拉了金纶一把,真该让那一斧头劈下来,看看她脑袋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

    狂躁是二十级的boss,对于他们来说是很好打的,所以没有一会儿,狂躁的血量就掉到了百分之十。

    “啊~愚蠢的凡人,你们激怒(www.shubaojie.com)我了!”狂躁双手向天,仰头大叫一声,蓝色的倒三角眼变成了血红色,身上带起一股磅礴的气势,风将脚下的小石子都吹了起来!

    “邦~!”一面大盾拍上狂躁的脸,银诗作对一边揉着眼睛一边骂道:“艹!起你妹的风啊,爷爷眼睛都进沙子了!”

    狂躁:“……”所有热血动漫里一旦发起威来不都是会震慑众人,然后一举清场吗?为什么到它这就不合适了,这不科学!导演~求看剧本!

    于是在两分钟不到的时间内,狂躁小鬼将带着“嘤嘤嘤”的心情去见它的狼了。

    “摸尸~摸尸~”熊二白兴奋地蹲下,把邪恶的爪爪伸向狂躁的尸体。

    所有人面前出现了一个小提示框,里面是熊二白摸出的东西:一个只能卖商店的“幽灵狼腿骨”,一个蓝装披风,几个幽灵水晶,还有狂躁那两把大板斧,蓝色装备。

    “我是不是又手黑了?”熊二白呆滞地看着只有这一点点东西,腿骨是垃圾,卖给系统也只有十个银币。水晶是珠宝专业的材料,那两个蓝装他们没有一个人能用,都只能放公会商店拍卖,真倒霉。

    “还好吧,不算很黑,本来就只有二十级的boss你难道指望它爆出100级的装备吗?其他的没啥好说的,不过这对斧头因为它大而且自带阴暗光效,不少人都喜欢幻化黑暗系,所以市场还是有的,可以卖400金币左右。”金纶安慰他,然后又看向彩色熊猫,“叔,现在先不要卖,攒到以后等大家等级都上去了,能有闲心到处打幻化装的时候再卖。”

    “佣兵团打到的东西以后就放在佣兵团公会,由你全部看过了之后再做决定,哪怕卖掉也算作佣兵团的,不要跟公会的资源搞在一起。”彩色熊猫呵呵一笑,大方地放权。

    “……”被一个萍水相逢不到一个月的人这么信任着,金纶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难道他就不怕她卷款跑了吗?

    彩色熊猫不管她想什么,他对接下来的冒险很感兴趣,兴致勃勃地问道:“轮轮啊,下一个boss怎么走?”

    金纶揉了揉脸蛋,把自己从那种得到上司肯定的情绪中挤出来,“下一个boss叫贪婪,它在市政厅下面的地下室里。”

    金纶带着众人走到旁边的墙角,在地面上那个正常的奥格市政厅中,这个位置就是大巫师常年蹲守的地方。这里当然不会有大巫师,但是那堆篝火却是在的,不过上面的火苗是幽幽的莹蓝色。

    金纶站在篝火边上,看了看自己刚刚拿到手的大法杖,没舍得用。转头看到站在身后的黄帝就是皇帝,他的职业是自然系法师,拿的也是一人高的大法杖,金纶眼神纯良无害地看着他说道:“大黄,法杖借我用一下好吗?”

    黄帝就是皇帝:“……”你才大黄,你全家都大黄!

    虽然不太满意这个称呼,但还是将法杖交到了金纶手中。金纶收起了自己的法杖,拿着黄帝就是皇帝的法杖对着篝火丝毫不心疼地扫了下去!

    着火的木头被她扫得撞在墙上,在墙角堆成一团。未成年的小朋友可千万不要学习哦,房子会烧起来哒~

    “……”看着法杖黄帝的心都在滴血,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金纶明明有法杖却还是要跟他借,会掉耐久的啊!

    扫开了火堆,金纶头也不回地把法杖递到身后,没好意思去看黄帝的表情。黄帝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地接过,伸手摸了摸法杖顶端,被烫了一下,心中又难过又委屈。嘤嘤嘤~麻麻副团长欺负我!

    扫开篝火下面是一张毛地毯,不要问为什么毛地毯放在篝火下没有被烧坏,因为这是系统设定,这大地毯可是铺满了整个大厅呢。金纶把地毯掀开,地面上露出一个带着铜环的地窖门,她抬头看向银诗作对。

    银诗作对秒懂她的眼神,蹲下拉住铜环,开启前他忽然想到个问题,“下面会有怪突然冲上来吗?”

    “不会,只是味道会很冲……”金纶表情扭曲了一下。

    “哦,那就好。”银诗作对点点头,跟众人一起抬手捂住了各自的鼻子。

    地窖的门向上拉开,一股凉风就吹了出来,伴随而来的是一种浓重的腐朽味道,恶心的有两个人当场就趴一边干呕去了,首当其冲的银诗作对一把丢开地窖门,坐在地上往后退了好几步,撞在彩色熊猫腿上才停下。

    “我去,这什么味儿!”

    “好恶心!”

    “呕~”

    金纶也难过地憋着气退了好远,这个味道真是闻过一次终生都难忘!这味道说起来也不是那种食物或者肉类腐烂后的恶臭,而是腐朽的木头加上土腥气,再混合入金属腐烂的那种铁锈味,吸一口就可以看到上帝哦亲~!

    “我们真的要进去这下面?!”熊二白一手捂鼻子一手指着地窖门打开后露出的台阶,眉毛都纠缠成打结的方便面了。

    “忍一下吧,这只是设计师的恶作剧而已,一分钟之后就会消散的,下面就没有这种生化武器了。”金纶捏着鼻子说道,她感觉自己开口后满嘴都是毒气的味道。

    “那你干嘛不让团长一个人去开门就好,我们躲在后面不行啊?”青凤夸张地扶着小黑做出要晕倒的样子,实则另一只手悄没声息地在感受小黑的肱二头肌。

    听了这话银诗作对眼中带火地瞪过来,他不好瞪青凤一个女生,只把火苗甩向旁边赞同的黄帝和绿帽子等人。

    “当然是要让你们感受一下游戏的乐趣咯,要是什么都躲过了,以后人家问你们这里是什么情况的,你们只知道有味道却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味道,回头还要自己回来闻一次,那多麻烦。”金纶一副“看我多贴心”的样子说道。

    众人:“……”虽然副团长的话听起来挺对的,但是这种要人命的味道谁特么还想再回来闻一次啊?!

    一分钟之后,那令人灵台清明的味道果然消散了,可是众人还是觉得自己好像浑身上下都已经染上了那气味,眼泪差点被辣出来。

    “下去了。”银诗作对迈步走在前面,后面跟着彩色熊猫,然后是金纶和熊二白,青凤和小黑,其他人依次跟在后面,十个人列成一排走进了黑乎乎的地下台阶。在零下灰度最后一个进来了以后,地窖的门忽然从地面上翻了一百八十度,砰地一声紧紧地盖上了!

    “啊~~!”熊二白的尖叫回荡在狭窄的地下通道中,所有人头皮一紧,耳膜都要被震裂了。金纶龇着牙抽着脸,摸索着捂住了熊二白的嘴,“要死啊你,叫那么大声干什么!”

    “要死要死真的要死!那门怎么忽然关上了啊,上面什么人都没有啊,它是怎么关上的啊!”熊二白眼泪都要出来了,紧紧抱着金纶,一张嘴口水糊了金纶一手。

    “系统设定它关上的啊!”金纶恶心地把手在他衣袖上擦了擦,抬手去掰他紧抱自己的胳膊,死扒扒不开,反而越来越紧了,无语只得放弃。

    “那我们等下怎么出去?”彩色熊猫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游戏里面不可思议的事情真是随时都能遇到,真有意思!

    “打败贪婪之后会开另一扇门,等会儿不走这了。”金纶解释道,又抬手去扒熊二白的胳膊。跟张肃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不一样的气息,她真的好别扭啊!天天被那王八蛋抱着,忽然另一个人凑上来了她真的好不适应啊。金纶连推带咬地什么招都用上了,哼哼,绝逼不是为了张肃,她只是孤独癌发作而已,不喜欢有人触碰自己!

    “嘤嘤嘤~人家好怕,就抱一下嘛!”熊二白眼泪没出来,清鼻涕倒是先流下来了,这种全黑还潮湿的地下室最容易遇见“那啥”了,超恐怖的。

    “这条路真的只是向下走而已,什么都遇不到,下面就是一片光亮,你快放手!”我全身都隔应了啊!金纶在心中怒(www.shubaojie.com)吼,使劲去拉他的胳膊,熊二白继续嘤嘤嘤地抱得死紧,两人歪歪扭扭地差点从台阶上滚下去。

    一只手忽然摸上了熊二白的肩膀,刺激的他再次惊声尖叫起来,众人又是头皮一炸。

    “好了好了别叫了,是我,过来我这吧。”彩色熊猫差点被这两人挤下去,只好让自己牺牲一下,带着这个大麻烦了。真不知道该说这家伙聪明还是蠢了,到底是真害怕还是趁人家男朋友不在占便宜啊?

    熊二白抽抽搭搭地在心里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算了一下金纶和彩色熊猫的安全系数,然后伸手拉着彩色熊猫的手,义无反顾地扑进了彩色熊猫的怀抱。“叔~嘤嘤嘤~”

    摸到他哭得一脑门的汗和冰凉的手心,彩色熊猫叹了口气,看来是他想太多了,这就是个真蠢的!

    这条地下台阶并不长,没一会儿他们就走到了终点,金灿灿的光芒闪瞎了每一个人的双眼!整个跟市政厅一样大的地下室中,到处堆着几米高的金币、珠宝山,难怪打开门后那么大的金属腐朽味道。

    “哇~好多财宝!”熊二白看得眼睛都变成了金币的形状,瞅着boss还在很远的里面,他转身扑进了最近的一座金山。

    “等……!”没来得及叫住他的金纶傻眼了,这里所有的金币都跟boss是连带仇恨的关系啊!一旦碰了就算开怪了啊!这蠢熊刚刚不是还怕到死吗,怎么见了钱就失忆了啊!

    “吼~是谁敢动我的金币?我要吃了你!”一阵地动山摇,一头巨大的西方龙从金币山后探出头来。

    众人:“……”设计师你骗我!难道里边那个人型怪不是boss吗?这么大一只是怎么回事?

    “发……发生了什么?”熊二白后知后觉地从金币山上抬起头来,呆呆地看着那能吞下他整个熊形态的大嘴。

    “近战顶上,远程就站这就行了。”金纶立马部署站位。

    银诗作对大盾一抡就直接到前面去了,彩色熊猫和熊二白这两个近战也上前了。这龙不像头上那个鬼将是灵体,它是实实在在有肉的,所以熊二白完全不怕不说还有些小兴奋。众人都可无语了,这么大起大落的心情对心脏真的好吗?

    “诶!诶!诶!这龙只有头啊!”熊二白惊讶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啥?”几个人都没听懂他说得是什么意思。

    “墙上有个大圆木板,这龙的脖子是从木板上长出来的,就像木板上挂鹿头的那种标本一样!”熊二白兴奋地顺着巨龙的脖子往后蹿到墙边近距离观察标本连接的地方。

    “标本还会动?”黄帝问了个傻傻的问题,显然他又忘了这是游戏中。

    “难怪,就说这地下室统共才这么点,怎么可能容得下这么大的龙。”青凤点点头,做出事后诸葛亮的样子。

    “这龙只剩下头了,所以它强悍的防御力也没有了,按设定它属于召唤系脆皮,等级才22级,我们挺轻松的。”金纶点出了龙头的属性。

    “它能召唤什么?”橙汁柠檬味看了眼身边同属于“召唤系脆皮”的机关师零下灰度,然后问金纶。

    “金币,它召唤金币。”金纶一个冰松果从木制的机关小人头顶飞过去砸在龙头上。忽然看到龙头抬起来,空中金光一闪,一道金色聚光灯一般的光线从金币山上扫过,立马从金币山中钻出了脸盆大的,头顶上还带着血条的金币蹦蹦哒哒地跳了下来,足足有几十个,然而后面更多的还在源源不断地钻出来!

    “哇~发财啦!”熊二白满眼都是金灿灿哒,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发你妹的财!你们三个快回来聚在一起,所有人注意看右上角的计数器,要是五分钟杀不到一千个,那边那个型boss就要复活了,不用管龙了,它在召唤的时候是不会攻击的。”金纶一个白眼恨不得翻出天灵盖去。

    三个近战赶紧回来,十个人聚在一起,熊二白这个好奇宝宝又凑到她身边发问了,“那人是谁啊?”

    “龙骑士。那个人叫贪,这头龙叫婪,正常情况下进来是什么都别碰,先打人,人死了之后再打龙,结果你刚才碰了金币,那就只能先打龙了。这也没关系,只要两个不是同时复活就好,要是同时复活了,龙骑士加上龙,贪婪组合打起来可是非常麻烦的。”金纶仔细地跟身边的人解释了。(。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a  href='javascript:void(0);'  css='remendbtn'>推荐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请到。)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15_5736025.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