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书库>>重生在忠犬隔壁> 章节目录 94章 黑暗幻境(三)

章节目录 94章 黑暗幻境(三)

    <script>app2();</script>

    “哦,那要怎么才能引到龙之后再引到龙骑士呢?”好奇宝宝又问,手中却三下就把一枚金币血条打空。

    “只要五分钟之内打不到一千个金币,或者站得离那人太近。”金纶顺嘴说了,脚下一踩,冰霜新星将众多金币冻住,堵住了后面的金币,一场绿火从地上烧起,众人眼前瞬间被减血的红字霸屏!

    金币小怪们的血条挺少,基本上他们只要三击就能挂掉一个,而群攻技能下去一大片都能死掉很多,所以在四分钟的时候,他们已经打死了九百多金币了。

    金纶眼角瞥到一个人影脱离了他们站位的圈子外面,不由眉头一皱,“你想干嘛?”

    熊二白肩膀一抖,转过头笑得讨好,“我觉得吧,我们的等级比boss要高十级,没必要这么小心翼翼的啊,我就想看看要是两个一起引到会出现什么样子嘛~再说了,你之前也说过了,我们只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却没见过到底是怎么个情况,那以后连个谈资都没有,多可惜啊~!”

    “……”不要为你的手贱找借口!金纶从鼻子呼出一股气,“能不擅自行动吗?大家也都不愿意惹麻烦啊,你看看谁赞同你去了。”

    金纶大拇指指了指身后的人,然后就看到面对她的熊二白眼睛亮了起来,哈士奇讨狗粮一样看着她,金纶莫名感到不妙,转头一看。

    “……”为什么所有人都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我?难道真正不正常的其实是我吗?金纶一下子垮了下来,瞬间苍老了许多,“去吧去吧……”

    整个地下室五分之四都是金币山,这会儿他们周围还围着很多金币小怪,要想走到龙骑士那边去可是非常困难的,所以大家干脆集体住手,不再打金币小怪。五分钟到,他们一共打掉了九百六十四个,根本不足一千,于是龙骑士复活了。同时,龙头和龙骑士都变成了不可攻击模式,过场动画开始了。

    “是谁,打扰了我的美梦?啊~活人,多少年没见过活人啦,这真是个意外惊喜。但是唤醒了我~你们的噩梦就要开始啦!”龙骑士伸着懒腰,嘎嘎地怪笑着。

    “贪,睡了这么多年,你依然那么多话。”龙头话在埋怨,语气倒是挺高兴。

    “婪,我的老伙计!哈哈,你怎么变成这样啦?”黑骨头架子龙骑士在笑,却透着悲凉。

    “别说那么多了,贪,看看这些蝼蚁吧,已经骑到我们头上来啦!”龙巨大的黄眼睛扫过墙角的蝼蚁们。

    看动画的蝼蚁们:“……”我们都站墙角了,哪里有骑!

    “哈哈,太久没有活动了,这一身骨头都要散了。婪,让我们活动活动筋骨吧!”龙骑士大笑着脱离地心引力一样不科学地跳到龙头上,巨大的龙头转过来,一双龙眼一双骷髅眼阴森森地看着众人。

    “这……这不对呀,不是龙骑士么,怎么会是骨头架子?!还是黑的!”熊二白惊恐地缩在彩色熊猫身后。

    “死太久当然只有骨头了。”金纶凉凉地扫他一眼。银诗作对盾牌一甩就上了,彩色熊猫也往前去,熊二白纠结半天,眼角瞟了瞟金纶身侧的位置。

    “赶紧给我往前滚!那么大一男人好意思躲我身边?再说了它只会站在龙头上,不会下来的!”金纶实在受不了他那样子,边咆哮着边一把把他推出去。

    “啊!”熊二白跌跌撞撞直接冲到银诗作对前面去,趴在龙嘴上!

    这就算默(www.zhaishuyuan.cc)认攻击了,龙头受到了攻击,张开大嘴猛地往进吸入一口气。熊二白身体不受控制地掉进龙嘴里,紧接着,一大股火焰龙息喷出来,其中夹杂着一大坨人形肉块。

    “蹲下!”金纶喊了一声,其实不用她喊大家都会蹲下的,这火对他们伤害不高,但是看着吓人呐,被烧焦的即视感太强烈!

    熊二白从众人头顶上飞过去,撞在墙上,后面的火焰不断地将他抵在墙上,直到这股火线吐完。这倒霉蛋居然从头到尾一点没落下地受到了整股火焰龙息的攻击。

    “我的老天,这黑的可真够彻底的!”青凤和金纶走到墙边,地下室这面墙整个黑了,在这一片焦黑的正中,有一个人形的“大”字,凸起的,黑的特别严重。

    “喂,你们两个要观赏也别忘了手上的活儿啊!”橙汁柠檬味一边攻击一边转头催这俩看热闹的妹子。

    青凤头都不回地伸手给他比出个“凸”,“活该你找不到女朋友。”

    “找不到女朋友加一。”金纶淡淡地丢下一句,然后走到墙边去仔细观察。

    “……”橙汁柠檬味捂着心脏,嘴角犹带血丝,表示他遭受到了一万点伤害,k~o!

    金纶上前轻手轻脚地扯了扯熊二白焦黑的裤脚,噗拉拉掉了一小搓黑灰下来,金纶再不敢动,怕她手一抖直接把他裤子都毁了。小声地问了句,“哈喽?”

    “嗨~迈內木诶丝李明!”熊二白没好气地接了句,抖抖四肢,从墙上跳了下来。金纶一看他就是全身黑了点,连血条都还在百分之八十多呢,根本没事儿,笑道:“造型挺前卫啊!”

    “我都黑成这样了你还笑,还有你们,都不许笑了!”熊二白恼羞成怒(www.shubaojie.com)地怒(www.shubaojie.com)指这群禽兽,结果因为动作太大,身上又掉了些黑灰,吓得他就保持着茶壶的动作不敢动了,“轮轮~轮轮,我不会果奔吧?”

    “……内裤是脱不掉的。”金纶脑海中幻想出了一只全身白毛,下半身打着马赛克的“美d”大白熊,脑门黑线,挤出这么一句。

    “可是人家内裤是超人同款的……”熊焦黑同学有些害羞。

    众人:“……”“噗~”“哈哈哈!”“2333~”

    “我记得你的是一只大橙子啊。”黄帝就是皇帝挤眉弄眼地撞了下橙汁柠檬味的肩膀。

    “呵,呵,那也比在内裤上印q版皇帝的好!”橙汁柠檬味咬牙反击。

    “哎,你内裤什么色的?”其他的人也在热烈讨论。

    “废话,肯、肯定是纯灰色的!”

    “哦哟~你的表情看上去可不是这样的呢。来来来~给哥看看。”

    “我也要看!”

    “我也瞅瞅,快点自己脱了!”

    “不脱我们帮你啊!”

    金纶青凤:“……”为什么话题好像往不太对的方向狂奔了?虽然装备只有自己才能脱下来,但是一群男人相互扒腰带扒裤子的场面也确实基腐基腐哒!这场面对于浸淫“腐”界多年和刚刚冒出那么一点小苗头的两个妹子来说……哦~幸福!

    “咳咳,有女生在。”彩色熊猫提醒了一下这群缺货。

    “……”金纶和青凤真的很想说她们不介意的,但是碍于面子问题,以及青凤家的小黑也在场,两人乖乖地选择闭嘴。

    贪、婪合体之后他们的血条也是分开的,介于之前龙头已经被打掉了不少血,所以他们还是一直在打龙头,当它的血只剩下百分之十的时候,哦吼~好玩了。

    “该死的蝼蚁,我要发怒(www.shubaojie.com)了~!”

    众人:“……”所以打了半天您又吼又叫又吐火的其实只是上火而不是发火么?

    龙头脖子后面跟墙连起来的地方突然脱离墙面,龙头高高飞起,撞破了一层的木地板,整个一层和地下室打通,形成一个巨大的空间!地下室里的金币山像被一个大吸尘器吸起来一样,旋转着向龙脖子后面的木板飞去,一个个拼接在一起,形成了一条庞大的蟒身!龙头金身蟒纠结悬浮在整个空间上层,金币化成的鳞甲片彻底闪瞎第一暗杀众人狗眼!

    “我的哥!神龙啊!”橙汁柠檬味惊呼,他身旁的高岭之花零下灰度波澜不惊地抬头看神龙,脚下却离他挪远了一步。

    “想感受被金子砸死的乐趣吗?”金纶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想!”橙汁柠檬味双目闪亮。

    “真会死?”彩色熊猫问道,一朵黑王子飘到他身上发出加血时闪过的圣光,回过头来看着众人微笑的彩色熊猫仿佛自带天使光效。

    “不会,减一都不会,就是疼。”金纶叹气,叔这个造型应该去成立个什么教去忽悠信众的。

    “要怎么感受啊?”熊二白好奇问道。

    “站在那儿,打死神龙它身体就会掉下来了。”金纶指了指前面,龙头和金币冲上去的时候将一层地板撞开,不过在四周还是留有一圈,不想被砸到的可以站在墙边就好。

    “我要去我要去~”熊二白欢呼雀跃。

    “我也去。”几个人都站到大洞下面去,还推推搡搡地争哪一块可能金币多。

    “有病啊,这种东西有什么好争的?”青凤表示对这群脑子里长肌肉的货理解不能。

    “你为什么不去?”金纶转头问身边的零下灰度,墙边上只站着他们三个,连小黑都默(www.zhaishuyuan.cc)默(www.zhaishuyuan.cc)滚去找砸了,躲着的只有两个女生和一个男人,一下就把这与众不同的男人显出来了。

    零下灰度的眼珠往金纶这边转了一下,然后又转回去了,转回去了!表情都没有一丝!

    金纶:“……”为什么我身边都是些奇怪的人?

    “别理他,这家伙不是面瘫也不是冰山,他是懒!懒得有表情,懒得说话,懒得转头,经常懒得饭都不去打。”青凤笃了笃金纶胳膊,嫌弃地看着零下灰度,“他其实也想去的,只是懒得动吧。”

    零下灰度眼珠上下动了两下,金纶大惊,尼玛这是点头的意思吗?!哥们儿你这么懒是怎么活到现在的?金纶问青凤道:“他现实中是不是油头垢面、长发拖地、浑身长满蘑菇?”

    “呃,你脑洞真大!他个人卫生还是不错的,不过那房间里就……”青凤撇嘴。

    “乱,不脏。”

    意外地,零下灰度开口了,看来懒归懒,面子还是要的。金纶心里对这种神人膜拜了一番。

    “我说,三位美女敢不敢动下手?”你的绿帽子问三人,眼神略猥琐地在零下灰度脸上转了一圈。这仨都是远程却站在一边看着,前面这几个手短的近战根本够不到上面的神龙啊!

    一个半米高的木头机关羊嘎嘣嘎嘣跑过去撞在你的绿帽子的腿弯,差点让他直接跪下去,“呀,你打击报复!”

    零下灰度看都不看他,手指一动,机关羊蹦蹦哒哒地顺着掉下来的木头石块跳上了一层,然后一头撞在神龙的尾巴上炸开。

    龙的血条本来就不多了,没几分钟就空了,整个龙身在半空中翻滚纠缠,跟死蛇一样,“啊~贪,我不能再陪着你啦,好自为之吧!”

    念完台词,龙头就掉下来了,整个金灿灿的身体也轰然炸开,满天的金币飞洒如雨,烟花一般砸下来,场面壮观的引起一群人张大了嘴巴。接着就是一通乒铃嗙啷的金属落地声,成千上万的金币掉下来,砸的那几个哭爹喊娘的抱头鼠窜。金纶跟青凤笑嘻嘻地点评哪个姿势最丑,零下灰度瘫着脸站在一旁自己在心里闷骚。

    “啊!婪!”龙骑士和龙头一起掉下来滚了两圈,漆黑的骨头架子抱着鸭脖一样的龙头嚎啕大哭,只是骷髅是不可能有眼泪。

    “好可怜……”青凤咬了咬嘴唇,满脸不忍。

    “……”金纶斜眼睨她,别逗了亲,不就是你一把绿火做了最后一击吗?

    “这俩之间有什么凄惨的故事吗?”青凤难过地看着金纶问道,“比如‘嗟余只影系人间,如何同生不同死’的那种?”

    “……比如人和龙相恋,却因为体型、年龄等原因未果什么的。”金纶正要说话,旁边一个猥琐的男声插了一句,看到金纶看过来,你的绿帽子咧开嘴贱贱地笑了。这家伙人长得又高又瘦,不像张肃那样脱衣有肉,这家伙完全是脱衣排骨的类型,所以他一这么贱笑,脸上看起来那是连零下灰度这种懒癌晚期患者都想动手揍的猥琐!

    (。)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15_5736026.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