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戏院

    戏院内反而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顶棚早已破烂不堪,不知从哪里射来的朦胧光芒,让戏院内还能勉强看清物品,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

    但是戏院的地板也腐朽不堪了,到处都是窟窿,透过窟窿都可以看到下面黑漆漆的湖水踩上去都软绵绵的,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以至于谢伦和杰米走路都小心翼翼的,担心自己随时都可能掉下去

    幸好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

    二人很顺利的穿过观众席,来到了舞台上这里一目了然,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那么最有可能藏东西的地方,只有后台了

    穿过厚重的红色幕布,沿着颤颤巍巍的楼梯向上,一直爬到舞台顶端的天桥然后谢伦二人在小心翼翼踩着天桥,一点一点的挪动到对面,这样二人才来到后台的入口

    “这是什么狗屎设计,吓死人!”

    杰米嘟囔了一句

    谢伦扭头看了一眼,用锁链吊起,在半空中晃晃悠悠的木制天桥:“这条退路太危险了啊”

    “什么?”杰米凑过来,低声道,“发现什么了吗?”

    谢伦没有搭理他,而是伸手使劲拽了拽天桥旁的幕布,很结实,假如出现紧急情况的话,这幕布也倒也可以当作临时退路

    “小心点,”谢伦回头对杰米沉声道,“根据我多年看片的经验,越是这种黑咕隆咚的地方,越可能出现幺蛾子”

    “幺蛾子?”杰米一脸的迷茫,“什么意思?”

    “额……以你的知识水平,我很难给你解释,总之万事小心”

    “我已经很小心了好不好,你现在这样说,我反而更害怕了”

    “男子汉大丈夫的,怕什么”谢伦一把将杰米推到前面,“放心吧,我会一直在你身后的”

    “……”

    杰米虽然对谢伦这种让自己趟雷的行为表示不满,但考虑到自己枪法很烂,再加上谢伦又是警探,应该不会见死不救或者临阵脱逃,所以杰米还是乖乖像前面走去

    穿过狭窄的走廊,推开一扇腐朽的木门,一股子刺鼻的腥臭味扑面而来

    谢伦一把抓住杰米,压低声音道:“小心,是尸臭”

    杰米拿着手电筒的手微微哆嗦了一下:“喂,谢探员,你别吓唬我啊”

    “你觉得我会在这个时候开玩笑,”谢伦低声道,“总之一会儿你一定要听清我说的话,低头就低头,转身就转身,让你跑就马上头也不回的跑,知道了吗?”

    杰米苦笑着点了点头:“我现在就想跑”

    “其实理论上来说,你的确应该撤”谢伦非常认真的说道,“但是敌人布置了如此大的局,目的就为了引你入瓮,恐怕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你,所以我认为你在我身边更安全”

    杰米摇了摇头,咬牙道:“开个玩笑而已,谢探员为了莉萨,为了波尔,为了我全家,我怎么可能会临阵脱逃”

    谢伦饱含深意的拍了拍杰米肩膀,杰米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两人慢慢向前

    看样子当年后台是用帘子隔开,以至于现在还横七竖八挂着不少破破烂烂的布帘,随着不知从哪里吹来的微风,不时飘荡晃动着

    这些该死的布条,不仅阻碍了视线,还因为不断飘动,导致谢伦二人误判

    杰米已经不止一次,把飘舞的布条,错认成跳着古怪舞蹈的人了

    虽然步步惊心,但也一直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危险,二人最终来到后台的最深处

    这一路上,除了桌椅板凳,便是一些都已经损坏的工具,并没有发现可疑的物品,甚至连人偶都没有看到

    “谢探员,咱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杰米看着前面的墙壁,有些无奈的转身对谢伦道,“走到头了,这里什么都没有,既没有玛丽·肖,也没有埃拉”

    谢伦心中同样疑惑大增,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啊,这种地方很适合刷boss啊

    就算没有大boss,小boss也应该来两个吧

    我们都做好心理准备了,全力以赴,小心迎战,结果什么都没有?

    杰米小心翼翼提议道:“要不,咱们再转一圈?”

    谢伦心有不甘的拍着自己手中的长枪:“是不是因为咱们准备太齐全了,以至于吓的对方不敢露面了?”

    杰米看着全副武装的谢伦,撇了撇嘴:“也有可能,看您这一身长枪短炮的,看着就吓人”

    “要不我先出去,留你自己一个在这里钓鱼?”

    “别,”杰米一个哆嗦,“我的裤子现在都还没干”

    谢伦哼了一声,冷声道:“其实还有一个办法,既然对方不现身,那么我们就逼她出来”

    “怎么办?”

    “简单,”谢伦扯过一根布条,“放火,烧了这里!”

    “啊?”杰米呆住了,“您在开玩笑吗?”

    谢伦掏出打火机:“你觉得呢?”

    杰米回想起,谢伦烧那个木偶时,那种干脆利索、二话不说的情形,悻悻的点了点头:“来吧,给我一盒火柴,我帮你一块点”

    话音未落,一件物体“嘭”的一声从天花板上掉落下来,重重的砸在谢伦和杰米面前

    伴随着这东西掉下来的,还有一条条布条

    谢伦警惕的看着这个被布条盖住的大家伙,他记得很清楚,在进来的时候,他明明观察过头顶除了破破烂烂的天花板之外,其他什么都没有

    那么这个东西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你好,杰米……杰米,你好……”

    怪异的强调从布条下响起,听起来好像是有人捏着嗓子说话,以至于听不出男女

    杰米额头上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颤声道:“你是谁?”

    “我?桀桀……”那声音怪异笑起来,“你不是一直在寻找我吗?”

    “玛丽·肖?”谢伦忽然开口道,“别装神弄鬼了,是你主动出来,还是我帮你?”

    “想不到还有一个喜欢多事的小老鼠,好吧,请你帮帮我……”

    谢伦毫不犹豫的开了火,hk416喷射出耀眼的火舌,直接将盖在那物体上的布条撕了个粉碎

    震耳欲聋的枪声在房间内回荡,震得杰米不由自主的捂住耳朵

    打完一梭子之后,谢伦还不算完,又拽出背负的霰弹枪,“嘭嘭”又射了两发盐弹

    青烟弥漫,碎片纷飞,一具高大的人影慢慢显出身形

    “你还真开枪啊!”
新书推荐: 上门姐夫楚天舒乔诗媛 一切从退婚开始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 头号战神林莫柳如霜 万古帝婿 三国:开局截胡了大耳贼 诡异复苏中 妙手回春 最强兵王(都市最强兵王)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