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刻印

    谢伦看着面前有些紧张的女孩,笑道:“看你没事,我就放心多了”

    黛西点了点头:“还得多谢您的帮助,我们全家都很感激您,谢探员”

    “没什么,我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谢伦摆了摆手,语气陡然沉声道:“只是你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其他人吧?”

    黛西赶紧摇头:“没有,我和我爸爸妈妈都谨记您的叮嘱,虽然有小道记者来,但我们谁都没说”

    “很好,你们能记住这一点,我就很欣慰”

    “不过谢探员,我回校之后,发现学校里暗中玩那个游戏的人越来越多了虽然我多次劝阻,但恐怕也拦不住所有人”黛西有些紧张的捏着衣角,“这样下去,我担心还有会同学出事”

    谢伦眯起眼睛:“你觉得这种风潮,是自发形成的,还是有有心人在背后推动?”

    “我不知道,不过在帕丝出事之前,网上就已经有不少人玩过这个游戏了”黛西似乎回想起什么,打了个寒蝉,抱紧双臂,“可是如果知道这是真的,那么当时打死我也不会玩那个游戏的”

    谢伦皱眉道:“假如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是帕丝提议玩那个游戏的,对吧?”

    黛西点了点头:“是的,我的另外一名闺蜜还劝阻了,可惜我没听”

    谢伦点了点头,从自己拿的笔记本中抽出一张纸,递过去:“你见过这个图案吗?”

    黛西看了看,纸上的图案好像是一只手握着一根蜡烛,不过画的比较抽象,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懂是什么

    她摇了摇头,将纸还给谢伦:“抱歉,我从来没有见过”

    “你再好好回想一下,确定没有见过?”

    黛西思索了片刻,坚定摇了摇头:“这个图案很特别,假如我见过,一定会有印象”

    谢伦再次点了点头,将那张纸收好,笑道:“那现在我给你一个任务,有可能对破案有帮助,你愿意帮忙吗?”

    黛西眼睛一亮,使劲点了点头

    “好,那请你回去之后,将你和帕丝出事之前在学校里的经过,详细写出来好吗?不用考虑文笔,流水帐也可以,但一定要尽量详细见过什么人,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能想起来的就都写下来”

    黛西没想到谢伦提出的是这个要求,微微一愣,但她马上回过神来:“需要我写几天的?”

    谢伦笑了笑:“时间越长越好,最好是从你们学校体育馆着火的那段时间开始写”

    黛西犹豫了片刻,最终沉声道:“我尽力”

    询问完黛西等之前与帕丝关系比较亲密的师生后,学校也已经开始放学了蒂娜坐在车内,看着学生们鱼贯而出,或是乘坐校车,或者结伴步行回家

    因为车窗落下,蒂娜又毫不在乎形象的将脚翘在前面中控台上,超短裙下露出一对又长又白的大腿,引得路过的年轻男学生都兴奋的纷纷吹着口哨

    蒂娜同样眼馋的看着这些男生,啊,多么生气勃勃的灵魂,可惜只能看不能吃啊……

    余光看到谢伦走过来,蒂娜全身一个激灵,飞快的放下脚,并且顺势将车窗升上去看着坐进车内,紧皱双眉的谢伦,她就好似受气的小媳妇,小心翼翼问道:“怎么了?表情这么难看,是不是没进展?”

    “不,反而是因为有进展了,才感觉有些麻烦”谢伦将那张画着神秘图案的纸递给蒂娜,“你看看以前见过类似的图案吗?”

    蒂娜接过来看了看,摇头道:“没有,不过看起来这图案有点不对劲”

    “肯定不对劲啊,因为这是女巫的刻印!”

    谢伦将“约翰羊皮本”复制版拿出来,翻到其中的某一页,递给蒂娜:“你看看,这些图案是不是很相像?”

    “……刻印,女巫自身独一无二的印记,是其施展魔法或者诅咒必要的标记……”

    蒂娜看着日记本上这些类型相差不大的图案,深深吸了口气,扭头认真的对谢伦道:“这个图案你从哪里发现的?”

    “帕丝生前用的私人储物柜内,这个图案就被人刻在柜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那……这个案子咱们不能再查下去了”

    “哈?为什么?”

    “因为这个案子绝对和女巫有关”

    谢伦一脸古怪的看着蒂娜,“想不到还有你怕的东西”

    “不是怕,而是很麻烦”蒂娜正色道,“一般情况下,恶魔与女巫是井水不犯河水不是因为两方力量都源于地狱,实际上死在自己人手里的恶魔,比天使和猎魔人加起来都多”

    “之所以不招惹女巫,就是因为女巫太麻烦了这些女人别的本事没有,保命的本事一流,中世纪杀了那么多,就没有把她们给灭绝”

    “其次呢,这些女人心眼有小,睚眦必报,还特别记仇假如你得罪了她,她不光记恨你,还牵扯上你家人朋友,甚至周围认识的所有人”

    “更重要的是,女巫的技能太恶心了跟其他法师那种直来直去的魔法攻击不同,诅咒来无影无无踪,还特别难防御,除非把女巫本体完全杀死,否则她释放的诅咒能紧跟你一辈子”

    罕见的说了这么多话后,蒂娜吐了口气,沉声道:“所以说,谢,不要再查下去了如果真的被那些女人盯上,真的会很头疼的”

    谢伦静静看着蒂娜,待她说完后,才笑起来:“看你反应这么激动,原来吃过这方面的亏吧?”

    蒂娜干咳几声,有些心虚的扭头看向窗外:“总之我该说的都说了,你自己可要考虑清楚”

    “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所以我们必须更加谨慎,争取做到在对方没有反应之前,干掉她”谢伦拿起羊皮本,笑眯眯道,“上面说了,用烧焦的梨树枝刺穿她们心脏,可以让她们丧失魔法,之后再将脑袋砍下来,淋上圣水烧掉就ok了”

    “要是这么简单,那女巫早在几百年前就灭绝了”蒂娜气鼓鼓道,“随便你吧,找死我也不拦着,反正我是不会去招惹那些骑扫帚的”

    “没戏,咱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如果沉船了一定拖着你一块下水”谢伦发动起车子,笑道,“先去找梨树,采集个百八十根树枝,烧焦之后,再想办法寻找那些骑扫帚的”

    蒂娜没好气的哼了一声,双眼看都不看谢伦,一直看着窗外忽然她瞳孔微微一缩,沉声道:“头,那不是彼得么?这个时间了,他不回家,鬼鬼祟祟的要去哪?”
新书推荐: 上门姐夫楚天舒乔诗媛 一切从退婚开始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 头号战神林莫柳如霜 万古帝婿 三国:开局截胡了大耳贼 诡异复苏中 妙手回春 最强兵王(都市最强兵王)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