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疯了

    潘里抱着比自己小两岁的妹妹,蜷缩在床上,低声讲着故事门外不时传来父母的吵架声,以及摔东西的声响

    对于这些声音,还不足七岁的潘里,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他妹妹还小,明显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所以每次父母吵架,她都会躲到哥哥房间里来,在哥哥的安慰声中入眠

    可是潘里明显觉得,今天晚上父母吵架气氛有些不同与往常以往都是斗嘴不动手,而这次好像都动手了

    潘里无声叹了口气,低头看了一眼妹妹,见她已经闭上了眼睛,才抬头看向窗外

    窗外是笼罩在黑暗中的农场

    潘里的农场处于小镇的外围了,附近再无其他住户,所以潘里也很清楚,无论父母吵的再怎么激烈,也不会有邻居出来劝阻的

    突然一声尖叫传来,刚刚入睡的妹妹,全身一个哆嗦,吓的睁开眼睛,紧紧的缩进哥哥怀里

    潘里也是吓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紧紧搂着妹妹,惊恐的看着卧室房门

    过了片刻,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房门突然被推开母亲冲了进来,转身便将房门重重关上,然后反锁,接着用自己后背死死的抵在房门上

    透过窗外的月光,潘里兄妹惊恐看到,母亲满脸都是鲜血

    “潘里,快带着你妹妹躲到衣柜里,”潘里母亲急声道,“你爸爸他疯了,他拿着斧子要杀了我们”

    说话间,房门忽然重重晃动起来潘里母亲大叫一声,更加用力的抵住房门潘里咬了咬牙,跳下床,拉着妹妹飞快的逃进旁边的衣柜内

    透过衣柜门缝,潘里向外看去,看到在母亲的拼命抵挡下,房门最终没有被推开很快,门外脚步声渐渐远去,潘里母亲长吐一口气,有些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妈妈!”

    潘里妹妹从衣柜里冲出去,扑进妈妈怀里潘里母亲一把搂住自己女儿,哽咽道:“没事了,没事了,等天亮咱们就离开这个家……”

    潘里走到母亲面前,贴心的递过去一张手帕:“妈,你脸上这血没事吧?”

    潘里母亲看着早熟的儿子,欲哭无泪

    忽然潘里耸了耸鼻子,皱眉道:“妈妈,外面传来的是什么味道?”

    小孩子的五感比成年人强的多,在潘里的提醒下,他妈妈才闻到空中多出来的异常气味

    “汽油?”

    潘里母亲脸色大变,赶紧起身拉房门,可是房门不知被什么给锁住了,竟然怎么拽也拽不动

    “沃伦,你这个混蛋,你想干什么,开门啊!”

    潘里母亲的叫声穿过房门,飘荡在楼道内可以看到一根绳索,系在门把手上,而另外一段,死死的捆在斜对面的另外一扇门门把手上,难怪潘里母亲怎么拽都拽不开门

    绷紧的绳索下的地板上,倒满了汽油极易挥发的特性,导致汽油上腾起缕缕若隐若现的气浪

    枯瘦的男人站在大门口,将倒光的汽油桶丢到一旁,从口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燃之后,静静看着晃动的火苗摇曳着片刻之后,他随手将打火机丢了出去

    “轰”的一声,火焰沿着汽油急速蔓延,眨眼的功夫便吞噬了整栋房屋

    “天啊!”

    看着从门缝里钻进来的滚滚浓烟,潘里母亲惊恐的抱着儿子女儿,飞快的向后退,一直退到窗户旁

    接着她推开窗户,将潘里兄妹报出窗外,大声喊道:“跳下去,快,跳下去……”

    潘里的卧室可在三楼,站在窗台向下看,妹妹嚎啕大哭,而潘里两腿也直打哆嗦,颤声道:“妈妈,我怕”

    “怕也跳啊,孩子,不然就来不及了……”

    说着,潘里母亲被烟呛得剧烈咳嗽起来逼急了,她伸手干脆在儿女背后用力一推,将自己的儿子女儿奋力推了下去

    伴随着凄厉惨叫声,潘里感觉自己身子重重一震,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才慢慢睁开眼睛,还没等他看清周围情形,腿部便传来刺骨的疼痛,疼得他忍不住叫起来

    在叫声中,一对脚出现在他面前

    潘里咬着牙,抬头看去,只见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他的父亲只是他父亲此时面无表情,两眼直勾勾的死死盯着自己,看的潘里全身发毛

    潘里小心向后退了退,捂着腿向左右看去只见自己妹妹倒在不远处,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死是活

    而自己的妈妈……

    潘里猛地抬头,只见自己卧室已经完全被大火吞没,炙热的火焰从窗户里向外窜出,喷着滚滚浓烟

    “妈妈……妹妹……”潘里嘴唇颤抖着,慢慢回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爸爸,你怎么了?”

    潘里父亲没有说话,只是举起手中鲜血淋漓的斧头,对准惊恐不已的儿子狠狠劈了下去……

    “头,你看那边好像着火了?”

    拉塞尔一边开着车,一边急声道

    大卫拿起望远镜看了看,皱眉道:“是潘里农场,快过去”

    说着,大卫拿出手机,结果却发现仍然没有信号低声咒骂几句,拿起车上的对讲机

    谢天谢地,对讲机仍然保持着通讯正常,大卫顺利联系上了镇上的消防队

    不过看着眼前的火势,恐怕等消防队赶到,也是无力回天了

    火势太大了,拉塞尔只能将皮卡车停靠在农场入口处,大卫跳下车,飞快向里跑去可是跑了十几米,便被炙热的火浪烤的不由停了下来

    “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

    大卫捂着眼睛,努力向四周观察着,希望能够找到幸存者的踪迹这时他挂在肩膀上的对讲机响了:“头,我找到了沃伦,在谷仓这边,不过他有些不对劲!”

    大卫转身向谷场跑去,待他气喘吁吁跑到谷仓这边时,发现拉塞尔举着枪,指着坐在对面皮卡车后兜上的男人

    大卫也拔出配枪,小心走上前,只见这个枯瘦的男人满身鲜血,脚下还丢这一把血迹斑斑的斧头,就这样坐在后兜里,晃着两条腿,悠哉悠哉的抬头看着夜空

    “沃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妻子儿女呢,她们逃出来了吗?”

    虽然已经大致猜到这里发生了什么,但大卫还是保留着最后一丝希望

    沃伦没有说话,仍然抬头看着夜空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吹起了口哨,哼起一首非常欢快的小曲

    “该死的,你这个混蛋!”

    大卫扑上去,一把就将他从车上拖下来,用膝盖压住脖子,固定在地面上而拉塞尔也赶紧上前,用手铐将沃伦拷住

    “为什么?”大卫将沃伦从地上拽起来,拼命大吼道,“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

    还在哼着小曲的男人,忽然冲着大卫微笑起来

    大卫心头大震,不由松开沃伦的衣领,喃喃低语:“他疯了,这家伙疯了!”
新书推荐: 上门姐夫楚天舒乔诗媛 一切从退婚开始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 头号战神林莫柳如霜 万古帝婿 三国:开局截胡了大耳贼 诡异复苏中 妙手回春 最强兵王(都市最强兵王)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