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贝曼的讲述

    尽管不能下火车,但有艾琳伺候着,这小日子过的倒也蛮快,一眨眼的功夫,便过去两天了

    这两日,贝曼和费臣轮流带队值班,倒也没有出现什么异常那阿曼达似乎也很老实,每天除了吃就是睡,就是在贝曼或者费臣掀开黑布,查看她时,会冲着外面抛媚眼

    “贝曼,时间到了,我们来接班,你们去吃口饭休息吧”

    一脸横肉的费臣,推开车厢门,对贝曼大大咧咧喊道

    贝曼站起身,走到费臣身边,压低声音道;“夜里惊醒点,这两天都如此安静,我心中反而觉得有些不安,总担心那恶魔在计划什么阴谋”

    费臣拍了拍贝曼肩膀,笑道:“怕什么,如果那恶魔敢乱动,我就先给她一梭子就算杀不死她,也能让她干嚎好半天”

    “总之小心吧”

    贝曼带着自己的小队走出车厢,正看到谢伦搂着艾琳从包厢内出来,有些不耐的皱了皱眉,也不答话,准备绕开他就向餐车走

    可惜他想走,谢伦则眉毛一挑,率先开口道:“贝曼圣骑士,这么着急忙慌做什么?”

    说实话,贝曼对谢伦这家伙没有一点好感,他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年轻小子对上帝其实没有丝毫虔诚之心,并且跟怀中的见习修女关系肯定不清不楚,这可是大不敬之罪啊

    不过谢伦的身份摆在这里呢,在进入修道院之前,连教宗和伯克主教都得看他脸色,更不用说贝曼了

    听到谢伦的话,贝曼只能停下脚步,微微点头示意道:“神赐者大人,属下们正准备去餐车,您有何指示?”

    “指示不敢,只是一块同行两天了,咱们也没有说上两句话,便想跟你好好聊聊”谢伦一摆手,“这样好了,其他神父们去餐车吧,贝曼圣骑士留下同我们一块用餐”

    贝曼摇了摇头:“不必了……”

    “嗯?”

    谢伦一竖眉,面色不善的看向贝曼

    这时伯克从旁边包厢内出现,笑呵呵道:“既然谢探长发话了,贝曼骑士就留下吧”

    贝曼无奈,只能留下

    谢伦、伯克和贝曼分别落座,艾琳乖巧的去餐车安排晚餐

    谢伦率先开口道:“贝曼骑士看起来,似乎对我有所偏见啊”

    贝曼哼了一声:“神赐者大人多想了”

    伯克也在一旁附声道:“贝曼骑士脾气就是这样说起来,他还算好写的,费臣骑士性格更加火爆,一句说不好,便会掀桌子打人了呢”

    “是吗?这到真符合圣骑士的风格啊”

    谢伦笑了笑

    贝曼有些不屑道:“怎么?你见过我们这些早就灭亡的圣骑士?”

    “不仅见过,还玩过呢”

    谢伦心中笑起来

    别误会,他说得玩,是指的玩过wow中的圣骑士这个职业,都别胡思乱想……

    “其实我留下贝曼骑士,不是为了别的,而是为了这次驱魔任务”谢伦收起笑容,沉声道,“我听前教宗陛下提及,想当年你们也曾驱除过那个恶魔,所以我想通过贝曼骑士,对当年一事了解的更清楚一些毕竟在东方有一句古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神赐者大人想知道这件事?”贝曼看了一眼伯克,见伯克微微点了点头,才继续说道:“不过这可是一段很长的故事,神赐者大人确定有耐心听吗?”

    谢伦指了指桌面上的威士忌:“所以我才准备了这个”

    三人看着那三大瓶威士忌,又相互看了看,同时笑起来伯克拧开瓶盖,分别给三人满上

    贝曼拿起酒杯,一口饮尽,长叹一声,开口缓缓说了起来:“整件事还要从那场迟日旷久的大远征说起,当年我和费臣还只是大军中普通骑士,受到主的召唤,在神父的指引下,讨伐那些异教徒”

    “在十字大旗下,我们一路拼杀,最终杀到黑海,攻破了君士坦丁堡可是那场战争太过漫长,太够持久,久到让人都遗忘了远征的初心在攻入君士坦丁堡后,我们对城市内展开了大屠杀,无论男女老幼,都惨死在我们的刀锋之下……”

    说到这里,伯克忽然干咳两声,低声笑道:“贝曼骑士,我觉得远征的事情就不必说了吧?”

    贝曼看了伯克一眼,冷声道:“要说就从头到尾的说,要不然就不要说更何况,如果没有君士坦丁堡,便不会有后来的事情”

    看着贝曼那肃然的表情,伯克有些尴尬的点了点头,端起酒杯喝起闷酒来

    贝曼也满饮一杯,接着说道:“很多事情用不着隐瞒,我和费臣手中也沾满了鲜血,我们在君士坦丁堡内也杀了不少无辜之人可是在我杀了一名女人时,忽然发现她和我的妻子很像,我才瞬间大彻大悟”

    “我们离开家太久了,久到我们都忘了自己的家人所以我想回家了,结果还连累费臣跟我一块当了逃兵”

    说到这里,贝曼摇了摇头,又喝了一杯:“可是当我们隐姓埋名,好不容易返回故土的时候,才发祥昔日美好的故乡,也早已物是人非一场可怕的大瘟疫,在欧洲肆虐,村庄变成了废墟,道路两旁倒满了尸骨”

    “就在我和费臣快到自己老家的时候,身份不慎被教廷中人发现,被押解起来本来我俩还认为死定了,可没想到竟然受到教宗陛下的接见……哦,并不是您见过的那位前教宗陛下,而是当时就位的十三世教宗陛下至于前教宗陛下,当年还只是一名普通的神父而已”

    “等我们见到十三世教宗陛下,才发现就连教宗也感染了瘟疫不过幸好教廷已经发现了瘟疫扩散的源头,乃是一名怎么也杀不死的女巫”

    “十三世教宗陛下回归主的身边之前,下的最后一个命令,和今日差不多,便是命令我和费臣率人,将那名女巫押运至圣卡塔修道院内,在那里将其审判火化”

    “这队伍中其实本没有安排前教宗陛下,是前教宗陛下眼看十三世教宗归天,一怒之下,私自跑来,要求加入队伍,一同押运那女巫”

    “经过一番考验,我同意他的加入,从此小队踏入了路程当年可没有现在如此方便快捷,别说火车了,很多地方甚至都没有能让马车通过的土路”

    “何况这一路上,那女巫还不停捣鬼这一路上,我们遭遇了断桥、活尸、感染者甚至变异野狼的攻击,等好不容易赶到圣卡塔修道院时,十人的队伍,就只剩下我和费臣,以及前教宗陛下三人了”
新书推荐: 上门姐夫楚天舒乔诗媛 一切从退婚开始 戏精王妃花娆月君墨染 头号战神林莫柳如霜 万古帝婿 三国:开局截胡了大耳贼 诡异复苏中 妙手回春 最强兵王(都市最强兵王)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邪王嗜宠:神医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