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书库>言情女生>名模> 章节目录 新按书《盲人按摩》试读!

章节目录 新按书《盲人按摩》试读!

    <script>app2();</script>

    我叫小爽,我的瞳仁是先天性的白色,但这只是一种表面现象,我一点都不瞎,

    我生活在四川一个贫困镇的贫困村,我们这儿有大把大把的留守儿童,小花、小甜、二狗等等一群同龄的孩子,整天的一块疯,

    因为我无父无母,又缺乏管教,所以性子自然是里面最泼辣、最疯的,就是个孩子王,而且,最主要的一点是,我的白瞳仁真的很“恐怖”,那些胆小的孩子见了我都害怕,

    我虽然无父无母,但是也有个人管我,不过她也是只有过年才会回来,她叫刘霞,她是生我的女人,但是她并不是我的生母——她跟我们村里很多女人一样,她也是个干代孕的,

    在家里的抽屉里,有很多写着她名字的‘代孕小名片’,上面还印着不知比她漂亮多少倍的暴露女人照片,

    但是,我不知道她为何没有将我卖给我的亲生父母——也就是请她代孕的那对夫妻,

    这事儿,她从来都不说,不过,因为我整天跟一群“无父无母”的留守伙伴在一起,对父母压根也没什么概念,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对父母的念想了,久而久之的,便也不再提起这件事情,

    只是这个刘霞不说我亲生父母的事儿也罢了,还特么的老想着将我“处理”掉,可惜的是,我先天残疾,不好处理,

    她将我带到人家家里让人家“验货”时,人家一看我眼睛那样,没有一个敢要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现在是不瞎,但是万一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变瞎他们也接受不了啊,

    可是,到了十一岁、小学四年级寒假的时候,刘霞回来后,一切都变了,

    ……

    这次跟以往不同的是,刘霞并没有大着肚子回来,在我的印象里,她几乎年年大着肚子回来的,所以,这一次,我本能的觉得这里头有蹊跷啊,

    而且,这次回来她是带着个男人回来的,

    那男人长的挺壮,但是邋遢的不像个样,像许许多多的陌生人一样,他那目光在我白眼睛上停留了片刻之后,可能觉得我的眼睛实在是太恐怖和难堪,眼中带着鄙夷,呼吸十分不畅的问刘霞道:“这,这妹崽是谁啊,”

    “我幺妹,”刘霞讪笑说,并给我递了个眼色,示意我老实点,

    我冷眼盯着那男人那个邋遢的男人说:“你是谁啊,”

    那男人没理我的,皱着眉头继续问刘霞:“你也没说你有个妹儿啊,咱俩以后过日子,还要带着她,”

    “明天她就走啦,我联系好我亲戚了,真的,我不哄人……”刘霞眨着眼的冲着汉子说,那眉目里的情意流转,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她演的是那个惟妙惟肖呢,

    那会,我自然知道刘霞嘴中的“亲戚”是什么意思——刘霞是又一次的准备要卖我了,

    ……

    那天中午我正睡午觉呢,隔壁刘霞的房间里就传来了让人耳朵难受的大嗓门,而且,动静是越来越大,

    我怎么受得了,直接冲到门前,使劲的拍了几下,可是里面竟然叫声依旧(www.fqxs.net),

    我直接的推开了门,可是,这俩人简直就是当我不存在的,继续,,

    虽然我才九岁,但是这么点男女的屁事,对我们这些留守儿童来说都不是什么秘密,

    “你俩要不要脸,,”我大骂一声,

    那男人笑了一下,仿佛很开心我看见似的,

    我瞥见旁边的小柜子上面有杯水,抄起杯子跑过去,直接就泼了他们一身,

    “哎呀,嗷吆,狗日大贼娃子,,你**不想活咯,,”男人从床上跳下来就追我,

    “不要脸,不要脸,不要脸,”我一边跑一边骂,大中午的就干这事儿,谁特么的受得了,,

    可我哪儿跑得过大男人,直接跟逮小鸡似的一把就拎了起来,那一拳就要挥下来的时候,刘霞包着个床单的就冲到我面前来护住我说:“别打别打,这娃儿打不得,明儿要去串亲戚啊,”

    ……

    那天晚上,因为我让那男人扫兴,所以刘霞在家里对男人好一顿劝慰,晚饭劝好了之后,两人喝了些酒后,不一会又折腾上了,

    听着那声音,我真是恶心到家了,

    当他俩安静下来,当我迷(www.xinbanzhu.com)迷(www.xinbanzhu.com)糊糊就要睡着的时候,刘霞忽然推开了我卧室的门,手里拿着个白色的小盒摇了摇的坐到我身边说:“小爽啊,明天你给我好好表现,这东西你看见了吗,美瞳,黑色的美瞳,带上它之后,你的眼看起来跟正常人的眼绝对一样一样的,买家我已经联系好了,这次我绝对能把你卖出去,”

    我那么小的孩子,怎么会知道什么美瞳不美瞳的,压根儿就不信刘霞说的那些话,

    “骗我玩儿呢,卖我卖了那么多次了,咋,还没卖够,还不死心,不是我说,你要卖就趁早卖,我现在越来越大,等我翅膀硬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我半躺到床头冷冷的看着她说,

    “狗日的,吃老娘的,喝老娘的,还他妈的跟我这副样子说话,你真是个白眼狼,”

    “你他妈的才是白眼狼呢,你一年到头就回来一次,其他时候都是我自己养活我自己,从四五岁开始我就自己一个人生活,我自己整吃的,自己洗衣服,自己上学,都是我自己,你做过什么,我看你是巴不得我饿死,”我一阵痛骂,见她要反驳的时候,跪到床头的直接伸出我黑乎乎的满是划痕的伤疤的手,“你看,你仔细的看看我的手,我能活到现在,还不是靠着我和我的那帮小伙伴一起捡垃圾卖垃圾,我就跟那石头缝里的小草儿似的,要不是我自己坚强,我早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还…还说我是白眼狼……你……”说着那些话的时候,我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

    “瞧你说的,我每年也都给你留几百块钱生活费啊……”刘霞见我那么生气,立刻换了副“温柔”模样,拧开了美瞳的盒子,笑着说:“呵,好了,别生气了,快看,你呀,带上这个东西以后啊,看起来就会跟正常人一模一样的,”

    “戴你**,滚啊,,”我直接喷了句,

    “你别生气啊,快带上试试呀……”

    “滚啊,,”我怒(www.shubaojie.com)目瞪着她,那刻巴不得她给我一巴掌才好,

    以前我习惯了刘霞的打骂,她现在如此“乖巧”的时候,我就非常的不习惯,巴不得她打我,

    已经习惯了一种事物之后,不管这件事是好的、还是坏的,我都不会轻易去改变,我都“瞎”了多少年了,让我带上个美瞳,

    刘霞想发火,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和颜悦色”的说:“小爽,别生气,听我的,明天最后一次,如果成功了,你这辈子再也不用捡垃圾了,好不好,”

    “好你**,滚,,”我蒙上被子直接的不理她了,

    “妈了个批的……”她低声骂了句后,将门关上了,

    听见门关上的声音时,我知道刘霞这会根本奈何不了我,可是,在被窝里,当一切安静下来之后,我的眼泪却又莫名的流了下来,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可是眼泪就是那么的止不住的流,

    多少年了,这个破房子里住着一个捡垃圾的小姑娘,别人看到的都是我平日里那坚强的不能再坚强的目光,别人看到的都是我疯了似的带着孩子们耍的样子,别人看到的都是我那没心没肺的泼辣笑骂……

    可是,他们谁曾真正的进入到我的内心里来,看看我那酸楚的早已经快要支撑不下去的心,

    那刻,我真的好想好想有人能爱我一次,哪怕只是轻轻的问一句,“小爽,你冷不冷,小爽,你饿吗,”

    ……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刘霞嗷嗷直叫的声音吵醒了,

    不过,这次却不是干那事儿了,而是真打起来了,

    没等我穿上裤子的,刘霞“砰”的一声推开我的卧室门,反手插上门锁的顶在门上;那衣衫不整、血头血脸、慌慌张张的样子,真是太……

    喜欢的请点击站内搜索《盲人按摩》,或者点击我的名字,或者点击下面链接,

    <script>app2();</script>

    (https://c/chapter/662_10777402.html)

    <script>chaptererror();</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c。顶点笔趣阁手机版网址:c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